红木属

中国室内丨人物 · 顾永琦打造家具如同打造民族的脊梁
更新时间:2019-10-18 13:58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家具是为人服务的。以人为本是设计的主要宗旨。人体模拟技术的运用就是人体工学最具体的实施过程,人坐着、站着、躺着的附形,就是设计家具形体的主要参考依据。当一把紫檀圈椅的靠背与人体背部完全吻合时,背部几乎感觉不到靠背板的存在,这就是在舒适度方面最成功的设计。同时圈椅也是最能体现韵律美的角色。从圈的中心向两侧蜿蜒而下的粗细变化,到充满张力的水滴状扶手、S 线靠背板、两侧羚羊角状矮老,无不充满着和谐生动的韵律,在金色藤屉的烘托下散发着凝脂玉质般的幽幽丝光,静穆沉稳、雍容大气。从指尖沁入心田,见者捂者在愉悦的触摸中,追溯历史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。

  机械加工的精度是手工制作无法企及的,精致、精美、精细、精密正成为我们制作工艺流程的常态。开发人的极限,制作出极致的艺术家具,始终是我们追求的目标。

  我们花费六年时间设计了一把摇椅,其中涉及三个方面的理论知识:第一是力学平衡,人躺上去,轻微的呼吸就能使它摇动起来,睡着了也会摇;第二是人体工程学,人躺上去有一种浮起来的放松感,特别舒服贴合,一般五分钟之内就可以睡着;第三是形体的美感。这三方面的理论同时把中国传统家具的设计语言融入其中,成为明式家具风格的延伸与突破。

  顾先生可谓新时代匠人的代表,我坐在这把明式圈椅上有些忐忑,而顾先生端坐其中,很有气场、很霸气,透露出匠人的职业自信,甚至有些骄傲的味道。如今,他的紫檀家具蜚声海内外,在国际舞台上受到关注。2015 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,一张紫檀书桌拍出了 507 万元的价格,彰显了国人气派。

  丹麦最著名的“大师中的大师”汉斯·魏格纳先生曾从中国圈椅中汲取营养,设计了“Y”型椅,被认为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其实远没领悟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。为此,他的学生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岛崎信先生,曾与我有过激烈的争论。研究椅子 40 年的岛先生认为这样的椅子时尚轻便、易于更新换代、价格低廉,还建议我把南官帽椅的踏脚枨去掉。我说汉斯的这两种椅子没有安全感,更没有端庄的美感,椅面绳编技术很原始,显示了当时北欧人的家具设计与制作的不成熟状态。中国数千年的家具文化博大精深,仿制几件家具只能是东施效颦。关于去掉踏脚枨的问题,可能不少人也有这样的认识,觉得过去椅子的踏脚枨僵直呆板,只起到增加结构强度和踏脚的作用。我们把踏脚枨改成两头窄、中间宽,朝上面做成向前略有倾斜丰满的弧形,呈扁担状,彰显了美感与力度。我让岛先生脱掉鞋,前后左右地在上面按摩脚底,传递给人的愉悦、快感、舒心难以言表。我问:“岛先生,还要不要去掉?”岛先生笑着说:“你的不要去掉。”岛先生来我馆之前在南通大饭店吃饭时讲:“中国家具在国际市场质量最差,价格最低。”我说:“半小时改变你的观念。”他说:“不可能。”当时我毫不客气地问岛先生:“你中午吃饭时讲的话要不要收回?”他连声说:“应该收回,应该收回。”

  根据我国历史记载,紫檀木的应用已有千年之久。紫檀色深、质感细腻,经打磨后细润无比,散发着雍容华贵的光泽。历史上紫檀深受皇家喜爱,在宫廷中被大量用于装饰和制作家具,显示皇家威严。目前,在我国高端家具市场上使用较多的紫檀木,第一是印度紫檀,第二是马达加斯加紫檀,第三是赞比亚的血檀。木材是一种天然高分子材料,具有复杂性,名贵木材容易开裂变形,要经过科学的定性技术处理,才能制作出完美的家具。任何深色木材都不能在阳光下曝晒,曝晒后会产生光学降解反应,紫外线导致色素分解,木材颜色就会变浅。

  左琰:榫卯就像是隐藏在两块木头中的、纠缠在一起的灵魂,当古代工匠凿掉结构中多余的部分,木头内在的灵魂就显现出来,是榫卯的制造带动或者启发了这个生命的再现。榫对卯说“执子之手”,卯对榫说“与子偕老”,好一个地老天荒!顾先生谈到的后整理技术、人体工程学、建筑学预应力技术等,都属于技术工艺层面的创新运用,这是家具百年传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紫檀加工专家)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